中甲

建好分好公租房考验政府执政能力

2019-11-09 18:20:09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建好分好公租房考验政府执政能力

漫画:公租房

《半月谈》第10期刊发刘健署名文章《建好分好公租房考验政府执政能力》,全文如下:

规划建设公租房,正在各地开展起来,这是政府对民生期待的回应。但是,地方政府一定要清醒地认识到,建好公租房,体现着政府的和良知;而分好公租房则考验着政府的执政能力和水平。

与普通商品房相比,公租房具有二次分配的公共产品特性,这一特性附加着政府。建立并完善严格的准入和退出机制,考问着政府智慧,关系到能否分好公租房这块蛋糕。

政府有为中低收入人群建设公租房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,这已成为共识。然而,房地产市场仍有一些困扰着决策者的声音:政府应不应该免费或低价拿出寸土寸金的土地?政府应不应该为公租房提供完善的配套设施?甚至有极端者提出,公租房只能配套公共厕所。何去何从,体现着政府的。

从国外的成熟经验看,政府对公租房采取划拨土地的方式,选址往往避开市中心,定在郊区,同时政府拿钱辅以比较完善的各类配套,既满足了需求,也适当降低了成本。可是,让我国地方政府免费或低价拿出土地,难免会冲击已成为财政重要来源的土地出让金这一块收入,进而影响财政收入等政绩指标。而完善的教育、商业、交通等配套设施及小区环境,意味着财政要有更多的支出。此时,政府的选择就应是变与民争利为让利于民,这是构建和谐社会的题中应有之义,是政府在二次分配中的应尽之责,同时也是践行要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、更有尊严的承诺。

对某些地方政府与民争利的担心,并非空穴来风。近年来,在保障房建设过程中,一些地方政府没有足够的积极性让保障房建设回归民生属性,一些地方保障房建在远离城区、交通不便、生活设施配套差的地方,大大增加了人们的出行成本和生活成本。对此,老百姓并不满意。有的地方保障房建设进度缓慢,去年第三季度,全国人大常委会调研发现,全国当年任务完成率仅为23.6%。

在高房价面前,每个大中城市都有30%~40%的农民工和刚刚毕业的大学生等中低收入人群不能安居。建好公租房,为他们撑起一个家,是社会良性发育的需要,也是社会公平正义的体现,远非土地出让金和财政收入减少等短期利益可比。怎么看待公租房带来的收益与付出,实际是政府思维方式的分水岭。

公租房是带有社会福利性质的公共产品,分配是否合理、公平,其意义不亚于安居本身,这是摆在地方政府面前的又一道考题。前几年,面对经济适用房这道考题,不少政府是不及格的。那种开着奔驰汽车申请经适房的怪事屡见不鲜,公共资源成了少数有权有势者寻租的商品。这个教训,当引以为戒。

前事不忘,后事之师。地方政府应该根据各地实际情况,建立以个人资产和收入限制为标准的准入和退出机制,将的确需要住房、又买不起房的中低收入人群纳入租住范围。特别是对于没有取得本地户口的外来农民工更需敞开胸怀接纳,对于收入水平已经提高、不再符合条件者,建立严格的退出机制。

建立准入和退出机制,说起来容易,实施起来千头万绪。需要银行、企业、税务、劳动保障、公安等部门形成合力,建立完备的个人信用信息共享平台,才能真正多渠道核实公租房申请者的收入和资产状况。对于隐瞒真实信息或拒不退出者,则需要通过立法等措施解决问题。为了严格审查,香港成立了打击滥用公屋资源特遣队,抽查公屋住户的户籍和居住情况,审查公屋住户、申请人的收入和资产申报,一旦发现有弄虚作假的,将依法刑事起诉。这些成熟的经验,我们应尽早结合本地情况加以借鉴,建立完备的机构,出台相关的法规,避免公租房成为有权有势者的盘中餐。相反,如果没有严格的准入和退出机制,被寻租的公租房将会造成更大的社会不公。

公租房虽是政府二次分配的公共产品,但是同样有着房地产市场特有的商品性,要考虑供求平衡,建少了,僧多粥少,难以发挥社会保障的功能;建多了,造成公租房大量空置,也是对公共资源的巨大浪费。这一道新考题还没有引起地方政府的足够重视。新加坡在为中低收入阶层建设组屋时,也曾一度出现过组屋供大于求、积压的问题,新加坡政府及时吸取教训,完善制度设计,比如设立预购制度,只有认购率达到70%以上,才开始兴建,有效解决了问题。

政府开建公租房以解决民生问题,值得肯定,但在市场规律面前,拍脑袋或拍胸脯式的决策方式却需要摒弃。地方政府需要广泛问计于民、问需于民、问政于民,要通过广泛吸纳民意来民主决策、科学决策。只有这样,才能将好事办好,办扎实。

相关报道:

如何建好夹心层的公租房

大规模建公租房,该怎么建?怎么管?

为夹心层提供低价、稳定、可供长期租住的房源,公共租赁房正被越来越多的人们期待。

当然,公共租赁房在我国还处于起步阶段,在实际操作中难免会出现一些问题。首先,户籍门槛限制了公租房的受益面。在北京、上海等大学毕业生、外来务工人员数量众多的城市,多数新就业人员并非本地户籍人口。然而,受保障能力和管理水平所限,一些城市的公共租赁房仍然只保障本地户籍人口。

其次,准入门槛和退出机制认定不清,也是公共租赁房发展的一大瓶颈。今年3月,青岛公布了首批公共租赁房项目的2440套房源,因其申请条件规定为月收入高于610元,且最高不超过915元的市民,光这条规定就把许多中等收入的夹心层挡在了公共租赁房门外。最后,仅有1600余户家庭入围,还有近千套房源闲置,有关部门不得不重新界定收入标准的范围。

此外,如果大规模建设公共租赁房,有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持,也引起了人们的担心和忧虑。

大量的公共租赁房投入市场以后,怎么管?政府必须有配套的政策支持。专家呼吁,国家应加快与公共租赁房相关的法律法规建设和管理服务体系建设,成立专门的公共租赁房管理机构,并配备与之规模相适应的专职管理人员。同时,加快建立信息共享平台,完善个人收入申报制度和个人信用档案,将公共租赁房的管理与廉租房、经济适用房等保障性住房对接,逐步建立起一个全方位、立体式的保障性住房体系。

天蝎座
新能源
电视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