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超

穿越1862 第三百九十一章 疯子?狂人?极端民族主义者?

2020-01-16 21:03:38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穿越1862 第三百九十一章 疯子?狂人?极端民族主义者?

“赫德先生,这份协议上的所有要求我都不会承恩。※%頂※%点※%小※%说,天底下没有要为敌人买单的道理。不仅如此,在刘某人起兵以后的日子里,满清与任何国家、势力签订的任何协议、款项,本人统统不会承认!”

抵达广州的刘暹,最先见的人不是广东战区秦军的最高指挥官齐大林,而是从北京带着使命赶到广州的赫德。

“粤海关的税银必须按月交付于我军。那些已经空缺出来的岗位,我军很快就会派出人手接任。同时,英方的人员职务暂时不动。对于你在我国海关事务上的付出与贡献,我是认可的。”但也仅仅是赫德于海关上的贡献。对于赫德的另一想法:控制中国海军,刘暹的评价就只有四个字——痴心妄想。

李鸿章都没有以这种口气来对赫德说话过。手中掌握着海关税务总局的大权,清廷对待赫德的态度都是以‘高官厚禄’的拉拢为主。天京陷落的那一年,赫德被加封按察使,五年后他晋升布政使。

地位的改变是能让一个人的心胸也随之发生改变的。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小人物的赫德,现在十分气恼、震怒。他怎么敢,怎么敢完全拒绝英的‘提议’,还以如此口气来对自己说!

但刘暹没给赫德爆发的机会。他接着往下说:“香港的问题很敏感,我们可以暂时搁浅,但我认为将香港变作一个你我双方共管的自由港,更有利于香港的利益,和中英双方的发展。如果这一观点英方认同的话。新界,这一块也可以划进香港的范畴里。”

“对你中英未来的经贸发展。我可以承诺,给予英方最惠国待遇。并且全面开放中国。只要是我之军政延续到的地方,你们英国人可以自由游历、经商、设立商栈等等。

但是税率上,必须有所改变。这一点我们在正式谈论这个议题的时候,可以具体商议。”

“对于领事裁判权,这一点坚决不允许。我们可以成立正规的联合法庭,我保证法庭审判的公正与合理。因为新中国法律法规会在一定程度上参考你们西方的法学来制定。我在来广州之前已经发电报给美国和德国,让我军在这两国家里的朋友帮忙聘请一些西方世界的法律专家,以来制定我新中国的《宪法》、《刑法》。”

刘暹的话震撼了赫德,不仅因为刘暹这强硬的简直不可理喻的对外态度。也因为他从刘暹口中听到的那个词汇——《宪法》!

“上帝。刘侯爵,您的态度令我万分震惊!您这是要在对付清帝国的同时,也要跟整个西方世界开战吗?”

还有,您刚才说了宪法?难道您的国度里,是准备立宪?”

“宪法为一个国家的根本**。我赞同这一点!至于你说的要跟整个西方世界开战?赫德先生,这太夸张了吧?

至少我认为,当我军跟大英帝国彻底谈不拢的情况下,大英帝国可以再组一次英法联军,或许还会有俄国人参与。但是德国人、奥匈人、美国人。他们肯定不会趟这个浑水的,不是吗?”

“再说了,我也从来不希望跟大英帝国彻底决裂。”

“你们有全世界最强大的海军,轻易地就可以派出一支舰队。来干掉我的南洋水师。切断台湾、海南、鸿基与大陆的海面联系。甚至是所有的外贸联系,并且随时威胁我军控制区域的沿海城市与港口。

我一点也不希望看到时局走到这一恶劣的地步。”

“但是刘侯爵,您的这个态度。就是对大英帝国最大的蔑视和侮辱,您让大英帝国承受了巨大的损失。”

“还有鸦、片贸易对吧?您的态度让我可以确切判断出您对鸦片贸易的决定。您肯定是要严厉禁止鸦、片的。”

“这样巨大的损失。您让大英帝国在中国三十多年的努力毁于一旦。大英帝国绝不会接受这样的失败。所以,战争是一定将降临的!”

“不不。赫德先生。你错了,大英帝国没有损失,我开放的是整个中国市场。当整个中国市场都开放的时候,现在的损失算什么?

鸦片贸易?鸦片商人在英国国内都是臭名昭著。他们的影响力能跟工业主的影响力媲美吗?

整个中国在开发,那需要多少工业产品?鸦片的利益太微小了不是吗?

整个中国又许多建设多少家工厂?需要修筑多长的铁路?

一个国家发展近代工业,这才是真正的大市场。一个四万万五千万人的市场。

伦敦的先生们,会看不到这一点吗?”

赫德瞪圆了眼睛直视着刘暹,“我不会怀疑伦敦那些先生们的目光。就像我可以直接看到你的野心一样。你不仅要夺取这个国家的政权,你还要打造一个强盛的中国。你认为,伦敦的先生们会放任这一点吗?”

“抑制中国,让中国始终只以一个半殖民地的面貌存在,成为大英帝国对外倾销工业产品的一个市场?”刘暹耻笑着,蔑笑着,然后用充满无比自信的目光看着赫德。“当我起兵的这一刻起,世界上就不存在再能压制中国崛起的力量。”

“我有十多万训练有素的陆军。到了明年春天,这个数目还会变成二十万。然后飞快的向着三十万、五十万、一百万逼近。

你该知道,因为台湾,我手里有着一笔不小的资金。在起兵前,又向着德国购入了一大批枪械重炮。

这些军火和钦南兵工厂的产量加在一起,足够我轻松武装十五万人的兵力。

而你们的海军可以切断台湾与海南,切断两广对外的一切联系。我不怕。

没有了海南的高品质铁矿,广西、北圻还有一些中品铁矿,足可救急。鸿基的煤,海路运不到钦州,还可以走陆路。北圻的铁路今年春天的时候就开始修建了,现在都要修到镇南关了。”

刘暹对着赫德笑,那呲露的牙齿,白的让赫德感觉森冷。

“两广外贸一被封锁,南美的便宜硝石,台湾、日本的高品质硫磺,都没有了。但北圻、广西一样可以找到替代品。

我军的命脉就在钦州,在钦南的钢铁厂,在钦州的兵工厂。如果你们能够打下钦州,那我会像一个被断了根的大树,逐渐枯萎。可是钦州你们打不下。钢铁厂距离海边还有几十里路,你们打算付出多大的伤亡夺取这里?

一万?两万?三万?四万?五万?还是十万?

陆战,我谁也不怕。

大英帝国可以不计代价,以万人为单位的牺牲,来硬拼钦州吗?

不能把?

但我却可以不计代价的保卫钦州。整个中国要崛起,一百万人、两百万人、一千万人……,更多的牺牲,我都可以付出。

十万、二十万、五十万、一百万的士兵可以喋血沙场。中国有的是人!

以今日之牺牲,换取明日之辉煌。我有这个决心。伦敦也有吗?”

从19世纪60年代,到19世纪八十年代末,枪炮上的进展,不大。英国真要是铁了心的镇压中国,就算他捣腾出一个新时代的‘十字军’来,刘暹也敢打!

秦军不缺钢铁,不缺武器,不缺弹药。中国也更不缺人。这就是他的底气。大不了是战后的中国更破烂一些。可这根原时空里中国今后七十年中付出的惨痛代价相比,可太小了。

当然了,刘暹也不认为英国人真要跟自己较上劲。

现在可是自由贸易的大好时代,只要有钱,资本家们可以把一切贩卖。不存在技术壁垒和限制。刘暹不就从克虏伯那里买到了炮钢的配方么,加上军情处从江南制造总局那里勾引过来的一批技术骨干,现在秦军兵工厂的技术水准再上一层楼。已经可以生产8吋口径的重炮了,射程可达7500米,正在努力向着十吋攀岩。

欧洲的紧张气息还没有燃烧起来,这是自由贸易的巅峰时期。

就算英国人要禁锢中国,那还有德国和美国的嘛。刘暹十分据有信心。

“赫德先生,中国要改变,英国也要以改变的目光来看待。不要把我跟满清一视同仁。至于咱们刚才提到的鸦片贸易,你今天回去后可以告诉所有的鸦片商人,也通知他们背后的国家。

明天,我方将会正式发出通告,限一周之内,各国商人将手头的鸦片运出中国或是就地销毁。一周之后,如果在我军控制之地,还发现有鸦片者,超过一斤者,处以死刑。超过一两者,除以徒刑三年以上,二十年以下。视情节轻重,以量刑。

勿谓言之不预也!”

赫德有些失魂落魄的走出了原先的两广总督衙门,现在的广东军。

他从北京万里迢迢的赶来,为的是什么?那是英国人又想在中国身上吸血了。虽然来得时候也有预料,己方提出的条件,刘暹不可能全部接收。那这就需要一个谈判扯拉的过程了。

可是赫德万万没有想到,自己面见刘暹的这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里,听到的竟是如此的回答。

“疯子?狂人?还是一个极端的民族主义者?”赫德如此想着刘暹。可不管他愿不愿意去接受,一个事实不容改变,中国正在变化着。未完待续。。

北城中医医院王忠
九三中心医院
吉林牛皮癣治疗费用
海口治牛皮癣医院
泰安治疗早泄费用
分享到: